這是2004年4月的某天半夜我在成大的碩士生研究室寫的歌,我想也是我寫的最後一首Jazz,當時竟然常常光明正大將放在鐵書櫃的midi鍵盤搬到桌面上對著錄音軟體就這麼錄起來,半夜寫程式寫到某個階段就會突然想到些橋段,有時候一錄起來就給他直接錄到隔天早上繼續開會,我自以為我可以學李昌鈺每天只睡四個小時的自信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事實證明現在已經不太行了,雖然我還是每天只睡五個小時。

研究所兩年的時間自己覺得創作很多有趣的歌,因為突然有靈感馬上可以把傳家寶搬出來開錄,包括Anyone can play midi系列,Meet Someone,光腳狂叫,討七的歡心,purf,Newborn,另外還有一首就是這首”要走了”,當時是前貝斯手正忠說想要離團專心工作;後來這首歌我寫完就放在滾石可樂上面,除了可愛的小慈以外我沒跟別人講過這是寫給正忠的,搞不好echo團員連聽都沒聽過,原因是我自己覺得這只是想給正忠聽的,但我始終沒給他聽,可能是怕他會覺得太噁心

正忠在echo給大家的回憶其實相當多,我自己對正忠的印象(1)彈貝斯聲音很圓潤好聽,就跟他的人一樣”看起來”內斂有氣質;編曲時音符的走法屬於流線派,很適合echo早期超級憂鬱的歌路 (2)偶爾表演自High的時候會搖得特別好看 (3)大小事都會大驚小怪(不是那種很娘的) (4)練團永遠最早到(後來學乖了故意遲到10~20分鐘就會跟大家一起到) (5)會自言自語,我從沒搞懂正忠有時候自言自語到底在講些什麼,我想其他團員也是,但久了以後看到他又自言自語的時候就覺得這招很酷 (6)魔法氣泡打贏小飛龍打輸慕春佑 (7)最屌的是這世界上有個跟他長一模一樣講話聲音口氣也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兄弟。

接下來要說一個跟正忠有關的趣事,這些年這件事始終是我們自己知道的秘密,連主要當事者都不知道有這回事,過了這麼多年我想萬一讓他們知道可能沒差了吧
為什麼會說正忠是”看起來”內斂?(其實他應該真的是內斂只是那次我嚇到了。)
這輩子不會忘記的一件事是某年的墾丁春吶之旅回程途中,整團在高雄寄宿朋友家裡,朋友爸媽都不住那而只是個有家具的空屋所以我們可以很自由的使用;當時同行有一位跟我們很熟的男性友人,已經老大不小了還沒交過女朋友,好死不死就在墾丁初戀交往,回程中我們就趁機想幫他初嘗禁果還把他們兩個單獨排到一間大房,當然在漫漫長夜開始前我們幾個男人先把這位處男拉到了一邊耳提面命一些技巧,,細節就不提了;入夜後大家聊完天說好回房睡覺,就各自回房,男女主角在房間裡殊不知我們其他人早已按耐不住偷偷分別從各房間聚集到這間上鎖的大房前面竊笑討論裡面可能正在發生的事,例如Mr.Virgin會不會遇到什麼難關,找不到東西之類的,正在熱烈討論的同時轉頭一看竟然發現福爾摩忠整個人跪趴在地上,耳朵緊貼著底下的門縫正在偷聽裡面的聲音會不會透露什麼線索;我忘記他聽到什麼,不過我記得那一刻我的想法是”現在我才知道你跟我們一樣是很愛耍賤的”,且正忠這種舉動確實震到我了…Orz….,如果換一個人這麼做除了好笑我就不會有什麼反應了,例如後來馬上換了福爾摩蒼趴下去顧門縫,爬起來後忍住笑告訴我們說:”我聽到胚!..胚!胚!的聲音”,接著大家悶著狂笑,看來這位友人是用上我們教他的食蟻獸技了…

一直覺得正忠離開echo時我並不感到悲傷,當時伴隨的是祝福正忠的人生踏上”正途”希望一切順利和期待接下來的新血會帶給echo在音樂上會有什麼樣新的刺激,但偶爾我聽這首歌還是感覺這是首悲歌,後來也再不會想寫Jazz的歌曲,大家聽聽看吧這首短短的”要走了”,My Last Jazz Song, 獻給可愛的正忠。


阿義: 玩音樂的都沒有好下場

19 則留言

  1. 西皮這篇文章很有趣 剛好前兩個禮拜看了一部電影叫”40 yaers old Virgin”(這時候就很慶幸自己學會virgin這個單字)
    不過相較之下文章形容的事顯得保守很多 但卻也是讓人能會心一笑
    那首jazz很棒喔 下次有機會希望能夠聽到現場演奏

  2. 上星期六陪公打牌那天
    那天媽一個人在旁邊守著電腦
    看著echo的網站
    聽著你做的這首爵士樂
    超級專心的聽又看
    還要我把你的網站寄給她留著
    看來媽是很想你唷….我們也是啦~
    有空回來再聊啦~
    你也別太累了~
    每天只睡5小時唷……Orz
    不好啦~ 太累了~~ 保重唷~
    p.s. 超喜歡你做的曲子的 感動^_^

  3. 真想念正忠啊:D
    話說我手邊還有正忠博士班的資料:p
    當初只知道這位博士生休學去當兵,結果有天翻學生資料覺得大頭照很眼熟…
    才發現這個人竟然就是就是echo的正忠…囧rz)

    新竹真是小啊(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