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聲樂團新竹之旅地圖 (校外)

9/27 的新竹演唱會是我們第一次的返鄉演唱會,為此我特別將新竹一些和回聲有關的場景整理成了一份旅遊地圖,讓大家屆時可以循著地圖來一趟回聲之旅,也更了解我們的故事。此篇為我們在清大範圍以外的活動景點,建議將 Google 地圖用新視窗開啟以方便導覽對照。 (柏蒼)

Details

我的新竹回憶 by 尹均

有人說:人生是由一連串機遇與巧合所組成的集合,而造就今天的自己。

2001年暑假我考上新竹高中,暑假拿起了家裡的舊吉他把玩,沒想到就再也沒放下過。
其實我一直嚮往能夠組個搖滾樂團,帥氣的彈著電吉他,但是當時保守的爸媽反對,也許他們覺得搖滾樂團的刻版印象就是披頭散髮玩世不恭,演奏著吵雜且不入流的歌曲,說什麼他們也不准我加入熱門音樂社,我只好退而求其次買了木吉他,加入了吉他社…

Details

當我和你再相遇 系列訪談:閃靈 Freddy、1976 阿凱

閃靈 Freddy

大三那年 ECHO 開始做自己的歌,但往往只能在 Pub 做場時偷偷夾雜幾首在翻唱歌之間。某天我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演出活動,是希望邀請新竹當地的創作樂團參加的,叫做「震盪風城」,主辦人是閃靈的Freddy。當時新竹在地的創作樂團少之又少,印象中最後參加活動的只有三團,包括也曾經一起玩過一小段時間的金屬團Y2K。活動的地點就在現在東大路中央公園的路邊,我們應該是唱了那時僅有的幾首創作「She Star Lord」、「Unreally Confused」、「瞬間」、「感官駕馭」等。結束後 Freddy 走向前來跟我說:「我好喜歡你們!你們讓我想到 Smashing Pumpkins!」老實說,我當時有點受寵若驚,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閃靈的主唱會喜歡我們的音樂,更何況,在這之前,沒有人這麼直接地稱讚過我們,Freddy是第一個。

從那之後,我們開始受 Freddy 之邀到台北演出,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地方就像連結了平凡學生生活和搖滾大千世界的蟲洞,我們就在那裡被傳送到了另一個時空。

Details

時間不夠,太多美夢

那晚在台上說到新專輯,有人說感覺我一度哽咽,但其實只是喉嚨啞了。雖然,也因此少說了許多本來想說的。

沒人能迴避生活,舊的夥伴因著不同原因離開了,而我們依舊背負更多人的夢想走著。後來,秀秀來了,尹均加入了,在這三年不算短的時間,我們奉獻每份青春來交換這張專輯的誕生。從2011年,我在阿姆斯特丹看見的天空幻象而寫下了海豚奇幻之旅開始,我們只用了半年就作完了八成的曲目,但用了兩年半來完成它。我曾聽過一句很有道理的話:「You never finish an album, you just ran out of time. (你從來都無法真正完成一張專輯,你只是沒有時間了。)」,所有的作品都會伴隨著遺憾而誕生,你只能盡可能的減少它。

我們經歷了很多難熬的過程,我因為〈今夜的秘密集會〉母帶的頻率問題,在馬路上和秀秀電話裡大聲對吼,我一個人在電話一頭淚流滿面。長達半年的時間,我每周固定去找老師作發聲訓練,半年後,我才得以重新進錄音室。我們在一句口白、一個打雷的效果、一段打擊樂器和一組合音的話題裡不斷琢磨不斷探究,有時我都覺得這已經像是種把人逼到極限的過程,為了作品的完美,在一片汪洋中尋找陸地的茫然與困惑,很怕這趟旅程永遠看不到盡頭。

還記得那天,當聽著天馬神風的最終混音,我汗毛直豎,這是這張專輯最後完成的歌,而我還難以回神自己做出這樣的音樂。

那是我仍能保有純粹的瞬間。而我何其幸運,能與你們分享。

柏蒼

(Photo by Leg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