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別

自從升大三的那個暑假組了 Echo 之後,我就沒有一天不在想這個樂團的事。

到如今十多年過去,Echo 已是我青春的同義詞,從清大成功湖畔那總是一片狼籍的迴聲社辦開始,我的生命便義無反顧似地在這條路上狂奔。樂團的夥伴、身邊的朋友,還有相伴的樂迷們,一起構築了這條路上的美麗風景,而其中有太多時刻都令人流連。

 

像是,2002 年 1 月 11 日,在擁擠的地下社會裡,所有人和我們一起合唱著感官駕馭的那個夜晚。

又像是,在 The Wall 的「囍宴」,Shipy 在台上求婚時全場沸騰的景象;
「無所不在的回聲」那年,跟著我們跑遍全台灣,挑戰 100 場巡迴的樂迷們。

Live Online 的回聲一百趴 call-in 和聊天室裡樂迷們的熱鬧對話。

在好丘最後一次和冠文同台,唱〈親愛的我〉時眼眶裡打轉的淚水。

「迎接春天的呼吸」時,聽見尹均〈天馬神風〉吉他獨奏的亢奮情緒,
一千個人合唱〈可能性〉在 Legacy 迴盪的歌聲,和結束後大夥在〈Dear John〉樂聲中不願散去的狂熱。

隨我們飛躍了數十場演出,錄下了許多歌迷笑容,傷痕累累終於得以休息的三隻海豚。

「當我和你再相遇」當晚,重新回到清大大禮堂的百感交集⋯⋯

當然,少不了小邱那些年下了班就趕來工作室編曲的認真背影,
和春佑、秀秀每一次的貓空健行,
以及無數個和團員們在頂樓,寫歌錄音迎接黎明的日子。

而同樣難以忘卻的,還有每一場演出台下樂迷們的神情。那所有的雀躍、憂傷、歡笑、淚水,每一個緊緊擁抱、和身旁愛人深情的吻,都留存在我心中,譜成了這些年我們共有的記憶。

這就是我們的青春。

 

明年起,回聲樂團要暫別舞台一段時間。十多年來我們唱了數百場的演出,從來沒有一年中斷過,然而人生還有許多事情在同步前行著。在暫別的這段時間,樂團將不會有演出活動,但我們仍會持續創作,準備帶著新作品回到舞台上的那一天。

在這之前,我們將重新發行《少年的最後旅行》10 週年紀念版,並舉辦北中南(11/7、11/13、12/6)三場系列演出,完整重現所有曲目。

這是少年的最後旅行。謝謝大家多年的陪伴,也請和我們一起完成這趟旅程。

柏蒼

 

➣《少年的最後旅行》10 週年計畫:https://www.flyingv.cc/freebird/8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