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夠,太多美夢

那晚在台上說到新專輯,有人說感覺我一度哽咽,但其實只是喉嚨啞了。雖然,也因此少說了許多本來想說的。

沒人能迴避生活,舊的夥伴因著不同原因離開了,而我們依舊背負更多人的夢想走著。後來,秀秀來了,尹均加入了,在這三年不算短的時間,我們奉獻每份青春來交換這張專輯的誕生。從2011年,我在阿姆斯特丹看見的天空幻象而寫下了海豚奇幻之旅開始,我們只用了半年就作完了八成的曲目,但用了兩年半來完成它。我曾聽過一句很有道理的話:「You never finish an album, you just ran out of time. (你從來都無法真正完成一張專輯,你只是沒有時間了。)」,所有的作品都會伴隨著遺憾而誕生,你只能盡可能的減少它。

我們經歷了很多難熬的過程,我因為〈今夜的秘密集會〉母帶的頻率問題,在馬路上和秀秀電話裡大聲對吼,我一個人在電話一頭淚流滿面。長達半年的時間,我每周固定去找老師作發聲訓練,半年後,我才得以重新進錄音室。我們在一句口白、一個打雷的效果、一段打擊樂器和一組合音的話題裡不斷琢磨不斷探究,有時我都覺得這已經像是種把人逼到極限的過程,為了作品的完美,在一片汪洋中尋找陸地的茫然與困惑,很怕這趟旅程永遠看不到盡頭。

還記得那天,當聽著天馬神風的最終混音,我汗毛直豎,這是這張專輯最後完成的歌,而我還難以回神自己做出這樣的音樂。

那是我仍能保有純粹的瞬間。而我何其幸運,能與你們分享。

柏蒼

(Photo by Leg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