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地

自從06年無奈單曲發行之後,感覺一切都變得飛快。跨越那些漫長的憑空焦慮、不切實際,我們紮紮實實地幹了兩年的獨立樂團。數字上看起來很充實:巡迴了近百場、發行了兩張單曲一張錄音室專輯一張現場專輯三支MV,舉辦了監獄及全美戲院兩場無所不在系列演出;而期間有團員組了家庭,甚至初為人父…生命變化之迅速,想起來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很快地,又是下一個兩年。

如今,我和兩年前一般,坐在頂樓工作室裡,但我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困坐在富麗洞穴之間。巴士底之日後,事情不會變得簡單,但絕對會變得明朗。八月,我們將有新作發表,當然,後面還有更多事情等待發生。很快地,你們會聽見、看見,而這篇文章,就當做是我們的約定。

最後是跳tone兼有廣告嫌疑的P.S.
也許是巧合,兩年前的此時我也正準備去舊金山看Radiohead,只是這次去的是倫敦。看Radiohead似乎成了發行新作前我自己不成文的暖身假期。而這穿鑿附會的說法鐵定可以被列入小樹「關電台司令什麼事啊?」的名單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