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 & Jason

benandjason大學的最後一年,我時常開著我那輛幾乎變成灰色的白色Toyota Tercel在新竹和台北之間穿梭。對於那台車,我幾乎到了自暴自棄的地步;不只是外觀殘破,裡面的空間也是被一堆幾乎把置物箱擠破的唱片、散落後座的厚重原文書、還有各類家私、衣服等佔據。當然,還有我和所有坐過這輛車的「好朋友」們所留下的大量垃圾…

去年六月我因為酒後駕車被吊銷駕照,為了避免自己忍不住犯戒開車,請家人把她給賣了。媽媽在車子被開走的當晚,還對車內被我拿來當芳香劑的Dunhill香水味感到很依依不捨。這輛破車在從前,就等同於我的行動起居室,因為需要時常往來新竹台北,半夜在高速公路上撐不住睡意時,我就會開下最近的交流道,睡到被早晨轟隆隆的卡車聲吵醒為止。

那時候還沒有iPod這種東西,CD總是被一片一片地帶上車,除非到真的塞不下的時候,才會一次大換血。但事實上,我常聽的唱片還是只有那幾片而已,其中一張就是我自行燒錄(註)Ben & Jason大匯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