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後一首Jazz獻給正忠

這是2004年4月的某天半夜我在成大的碩士生研究室寫的歌,我想也是我寫的最後一首Jazz,當時竟然常常光明正大將放在鐵書櫃的midi鍵盤搬到桌面上對著錄音軟體就這麼錄起來,半夜寫程式寫到某個階段就會突然想到些橋段,有時候一錄起來就給他直接錄到隔天早上繼續開會,我自以為我可以學李昌鈺每天只睡四個小時的自信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事實證明現在已經不太行了,雖然我還是每天只睡五個小時。

研究所兩年的時間自己覺得創作很多有趣的歌,因為突然有靈感馬上可以把傳家寶搬出來開錄,包括Anyone can play midi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