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音日誌(五):阿任兄妹聯袂出擊確定


今天在MSN上碰到阿任,他在美國唸書的妹妹暑假會回台灣三個月,正好兄妹倆可以一起來幫我們錄「Please Stay」的大提琴和小提琴,總算放下心中一塊石頭。不論是錄音還是表演,每次和阿任合作都是十分愉快的經驗,充分滿足「視覺」和「聽覺」兩部份。我想「Please Stay」之後一定會成為我們的經典曲目。

春佑前兩天雪上加霜,腳夾傷還沒好,結果現在喉嚨又發炎,沒辦法說話。希望他早日康復,請大家用念力為他祈禱,因為禮拜四還不能錄鼓的話,錄音時程就要出大包了。

剛剛做完了「被溺愛的渴望」的初版混音,特別覺得聲音層次感是一門高深的學問…不過西皮尾奏的合成器我越聽越喜歡。

Echo們聽完記得給建議,我寄到你們信箱了。

錄音日誌(四):記住這顆頭

Jeff

雖然我知道有點像,但這顆頭真的不是我的。

因為春佑的腳傷尚未復原,我們今天只作了調鼓這項工作。Jeff在控制室和錄音間裡外忙進忙出,不停地更換麥克風和收音位置,冠文和西皮也輪番上陣代替春佑打鼓。花了整整四個小時的時間才完成鼓的調整工作,明天春佑將再親自上場作最後確認。

今天另外也聽了「Please Stay」的初版混音,Jeff做出來的聲音十分飽滿,也用filter作了一些平常我們不會想到的效果,特別是副歌合音的部份一出,整個音場擴展開來,令人期待最後的成品。但我想最後配樂部份確定後,我還是必須再錄一次主音。

Gallery中有一些今天的照片可看。

錄音日誌(三):徵求自告奮勇的大提琴手

今天下午和Jeff在台北碰面。除了將「Please Stay」的分軌檔案交給他之外,也順便討論了一下這首歌後續要進行的部份。Jeff給了兩個提議,一個是副歌再搭一把十二弦吉他刷扣,增加飽滿度;第二就是之前討論到的,要找一個大提琴手來增加低音的厚實感。

因為我們都沒有直接認識的大提琴手,有點頭大。如果有誰自告奮勇要來幫我們錄這首歌,或是要推薦朋友,請告訴我們。

週六原本計畫要在音色錄鼓,結果春佑昨天就被門夾傷腳趾…希望她能儘快復原。這樣才能多打幾首…

錄音日誌(二)

禮拜天晚上,我們在林暐哲音樂社開錄第一首專輯曲目「Please Stay」。這也是製作人Jeff Stoddard第一次來看我們錄音。這首歌我們依然打算保持原本簡單的樣貌,因此主要還是以木吉他和人聲為主,也許之後會加上一些若有似無的弦樂。Jeff說這首歌讓他想起了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

木吉他我們同時收兩軌,一軌是用一隻Shure的指向式麥克風,另一軌則用吉他內建的line-in。聲音很棒,錄出來的完全就是吉他本身的音色。除了一開始BPM算錯的錄音不計,只花了兩個take就把木吉他部份搞定。上一次唱「Please Stay」時我剛好重感冒,歌聲裡充滿鼻音。這次沒有鼻塞反而橋了很久才找到適合的唱腔,總共大概錄了有十多個take。唱這麼多次喉嚨是還ok,但我的雙腿已經酸到不行…Jeff是一個早上六點要起床蹓狗的健康寶寶,到了大約兩點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大嗑「Red Bull」來提神。中間我試了兩三種唱腔,但總是不滿意,最後還是用了最自然的唱法。一唱完Jeff和我立刻都說:「我喜歡這次!」。

合音我們錄了四軌,西皮也獻出他第一次的合音。凌晨四點,我們結束了我2005最滿意歌曲的錄音。

錄音日誌(一)

從昨天午夜十二點起,錄音工作正式展開。第一首進行的是將收錄在無奈單曲中的B-side「被溺愛的渴望」,因為下午三點冠文和小邱要來木柵錄音,春佑趕著在這之前要把鼓program出來。但由於我們人在林暐哲音樂社,而分軌的工作帶遠在我們木柵的工作室,經過了好一番天人交戰,最後決定拜託正好來找我的迴聲社學弟啟仲幫忙回木柵寄分軌檔案來,而他也在今天得到了「Nice Guy」的頭銜,雖然最後nice guy並沒有達成任務…。

早上九點我回到木柵,把分軌檔寄給春佑做確認,才安心上床。下午三點起來,program好的鼓已經寄到了我的信箱,冠文和小邱也從音色錄音室搬了樂器過來。首先開始的是冠文的吉他,他今天狀況不錯,調的tone很棒,沒什麼太大問題。小邱用了我先前從網路上訂回來的compressor「ART Tube Pac」,這是我們第一次用它,聲音挺不錯,真空管的溫暖厚實的感覺沒有辜負我們的期待。

九點我趕往蘇打綠在女巫店的演出,十一點小邱帶著他們倆完成的檔案再趕來和我會合,我們便又驅車前往林暐哲音樂社進行木吉他和主唱的部份。蘇打綠的吉他手家凱很夠意思的來幫我們setting器材,這是這兩天的「Nice Guy#2」。木吉他我錄了兩個take,最後選了第一個聲音比較厚的版本。主唱的部份花了一點時間,但我自認今天狀況還算不錯,雖然「被溺愛的渴望」算是新歌裡「難唱排名」的前幾位,但沒碰到太大難關。而這也是小邱的人生第一次擔任錄音師。我們一直待到五點才又帶著檔案離開。

今天春佑將繼續把鼓完成,剩下的就只有西皮的鍵盤部份了。我想沒有意外的話下週就可以完成混音。唯一遺憾的是,我還是忘記要拍照紀錄…

emusic廣告

我算是emusic的忠實客戶,他是一個以獨立廠牌為主要號召的線上音樂商店。今天在雜誌上看到他們的廣告,我十分喜歡上面的標語:

emusic_ad.jpg

不過我覺得事實應該是:

MUSICIANS WHO PLAY FROM THEIR HEARTS.
MOSTLY WHEN THEY’RE BROKEN.

It’s me

it's me, Chiou

這是我小學一年級左右的模樣,右邊的是我,中間的是小我六歲的弟弟,左邊是我景仰的大哥,雖然他現在是個道地的台客,但我跟他的感情還是不錯.

印象中echo團我只看過柏蒼小時後的照片,因為常去他家,其他人的我自己也沒看過 ,還蠻期待有機會能看到春佑小時後的照片,你們也是嗎?

囍 Video Podcast

142643758_8a8a5a00d6.jpg
不論你當天有沒有出席西皮的求婚大戲,我們推出了西皮在現場演唱「求婚歌」以及下跪吶喊+團員慶賀的影片片段。你可以線上觀看,或是藉由訂閱Echoband.com Podcast下載,甚至是將影片輸入到你的iPod,把這個喜悅隨身帶著給親朋好友分享。

在此特別感謝EL當晚的友情VJ與求婚歌影片製作。

Everybody exhausted but stay still~

昨天晚上Echo到音色練團,我跟冠文依舊重感冒,我一直咳嗽,冠文聲音破音,柏蒼也疲累到爆,練團練到睡著,Shipy也因為一直拉肚子而四肢無力,除了春佑還能活蹦亂跳之外,其他人通通處於熬夜過勞的修養期。你也知道,白天上班,晚上練團,白天上班,晚上練團,週末練團……..

讓我想起Echo少年的最後旅行在地社首賣之前的瘋狂練團,我們回到新竹清大迴聲社練團,因為在社團練團沒有時間上的限制,我們就從晚餐一直練到清晨六七點,然後到清大旁邊光復路上的老爺賓館租了兩間房間,只睡不到四個小時,睡到中午check out,到社團繼續練,然後晚餐前出發前往地社。那次是個很特別的經驗,囍宴演出更是難忘。

雖然我們爆累,但是我們還是一樣,喝完了咖啡,回到工作崗位,Everybody exhausted but we stay still.

迷失的兩拍

老實說,echo的音樂並沒有譜可看
還幾年前還有在教學生的時候曾經寫過幾首歌的譜
現在不知道淪落到哪個角落去了
但樂曲畢竟都是自己彈奏出來的
再久沒演奏的曲目只要稍作複習就可以自然彈出
但是這首歌的這兩拍我卻從來也回想不起來怎麼彈
或許您可以幫我抓出來
我會非常感激您的!
<音樂開始後的第五、六拍,約4秒地方的這兩拍>
~我將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