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行後記

po_bfsh_exh.jpg
從05年「少年的最後旅行」巡迴時在香港的第一場演出,這次是第三次在香港表演。也許是正巧碰上購物節,香港的繁榮和富裕讓我驚嘆。從銅鑼灣、灣仔、中環,一直到尖沙咀、旺角、九龍塘,儘管不是週末假日,但不論大街小巷全都充滿了購物觀光的人潮,而且提袋率之高,讓人真正見識到香港強大的消費力。這種景況是在台北從未見過的,短短兩年的時間,香港走出SARS風暴的陰霾,創造出更勝以往的經濟榮景,反觀台灣,薪資下降、物價上漲,真的只有稱羡的份兒。

然而,有某些事我們是應該要珍惜的。

近幾年來,台灣樂團界的發展令人欣慰。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大小音樂祭,北中南各大城也都有了供樂團演出的據點,健全的唱片銷售通路,支持藝文和創意產業的單位越來越多…這種種因素使得樂團和獨立音樂漸漸受到媒體的重視,更重要的是:逐漸茁壯且穩固的族群已然形成。但反觀香港的發展,根據這次和幾位香港友人聊天得知,這兩年獨立音樂產業幾乎是在一個停滯的狀態:沒有表演空間、沒有銷售通路,造成樂團勢力的擴張近乎不可能。儘管樂團們再怎麼努力耕耘,但沒有上述兩個最重要的關鍵,等於是死路一條,沒得商量。

樂團和樂迷們,希望我們都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我們可以改變世界,請堅信這一點。

(註:圖為BFSH在九龍塘LOG ON所作的展覽 – BLACKFACE VS BABYFACE。另外再廣告一下,BFSH的新書「一個打十個」已經在台發售,Echo也是十個裡面的一個。)

巴士底之日攻略<一> 耍堅強

不諱言地說,「耍堅強」是巴士底之日24首歌裡面我自己最喜歡的一首。這首歌充滿了許多的矛盾和衝突,就標題和曲調來說,她是一首開朗、陽光、甚至帶著些許詼諧的歌曲;但歌詞的某些部份卻是十分的灰暗和陰沈,像是「其實我斷肢殘臂,像是被拍落的蝴蝶」,還有「讓我斬斷挑弄我的指尖。不要再剖開我的胸膛,然後說是你想敞開我的心扉」等句。但也因此,我自認她在三分半鐘的時間裡,把「耍堅強」這種複雜的情緒很貼切地呈現。

03年我開始回到台北工作,這陣子儘管冠文、Shipy都還在中南部唸書,但每到週末大家都會固定到台北來做歌。當時在我們常在想著怎麼樣做出與眾不同的音樂,最後產生了一個事後證明是狗屁的結論:「試著大量吸收各式類型音樂,除了搖滾樂之外」。那段「痛苦」的過程我們稱之為「修練」,期間我們聽了古巴民謠、貝多芬、西塔琴演奏、西藏誦經…等各式各樣的音樂,我更將之化為「具體行動」,去公司隔壁的樂器行買了一支斑鳩琴回家,企圖用不同的樂器來創作。而「耍堅強」就是我用斑鳩琴所寫的第一首,也是唯一一首歌。修練一個月之後,我們都各自破功,我還記得解禁後自己在車上聽著Jeff Buckley解癮時,那種彷如飛上天的快感。

那段時間,除了冠文和Shipy會在週末上來台北外,春佑則是時常會到工作室和我一起想歌。某天晚上,她把斑鳩琴拿著亂彈,忽然靈光乍現一般跑出一段樂句,真是好聽!當下我就把斑鳩接過來,繼續往下發展,當晚就弄好了這首歌。春佑自己也很喜歡,一邊聽一邊很滿意地說:「這首歌有一種耍堅強的感覺!」於是這首歌就這麼草率地被定名了。而到我真正寫了歌詞,大概又是一個月後的事情。

歌詞所描述的則是真有其人,我身邊就有一個「耍堅強」界的翹楚。明明很痛苦、很無助,但依然裝作沒事,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在工作裡,說實在我們周遭的人看了都很不忍。所以我以他為藍圖寫了歌詞,雖然我從沒對他說過。

這首歌的錄製過程很快,一把斑鳩一把木吉他,鼓貝斯和穿插其中的鋼琴,很單純,但夠飽滿。前半部我用不同唱腔唱了兩軌相疊,副歌為了營造情緒轉折只留下一軌,最後的尾巴是三個人聲一起出來。印象中混音也沒有花多少時間,而且大部分都是花在聽著成品自我陶醉。

兩千多個日子

2002年1月11日,我帶著一顆從紐約逃學回台的叛逆之心,在地下社會狹小悶熱的舞台上,和塞滿全場的一百名觀眾一起迎接「感官駕馭」的發行。

至今我依然記得,當天全場大合唱感官駕馭的景象。從那一刻起,我確認了自己搖滾樂手的身份,這也成了我一切行事的底線。然而,所要面對的未來卻也顯得更加地混屯不明。往後幾年的日子,我進入了社會,回到台北和一般人一樣找了份坐在辦公室裡整天面對電腦的工作,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城市中的疏離感;我談了幾次短暫的戀愛,和所有茫然的都市人一樣渴望著拿抓在手心上的踏實情感;我懷抱著遠大奇想,但在飄渺的思緒裡那些青春的事物都隨著時間逐漸消逝殆盡。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將硬碟裡錄的歌曲,一首一首的打開重聽。從一開始的沈醉到幾年之後的「回味」, 那些錄音的過程竟然變得像是遙遠的記憶,而重聽的動作則成了對往事的弔念,「不勝唏噓」了起來。這就是我的巴士底 — 沉溺在過去、沉溺在居室、沉溺在自己的小小世界。我在22歲就寫了「在這小小世界 似乎已擁有一切 但這荒謬的結局 仍需我不和諧的樂句」,而那樂句依然被需要嗎?

兩千多個日子之後,我們將兌現在巴士底之日的宣告。八月開始,我們會進行一連半年的巡迴演唱,直到明年一月。林育賢導演將為我們紀錄這一切,一群將要邁入三十歲的青年,是否能在搖滾樂聲中掙脫蟄伏、自我救贖的歷程。至於那不可預知的荒謬結局,就讓我們一同來決定。

マネージャーの目から見たEcho(4)小邱編

 小邱を一言で表現すると・・・・スーパーセールスマン!!え~っと、どこがスーパーかって言えば、ポルトガル人もイタリア人も彼の口に掛かればノックアウトって感じ!まあ、ファンの皆さんもあのMCを聞けば判ると思うけどね(笑)さて、そのスーパーセールスマンだが、実は大学に入る前までは一切ベースに触れたことがなかったわけだが、そこからすごい勢いで技術を身に付けていったのが印象的だった。音楽のジャンルを問わず、全てを習おうとしていた姿勢が短期間でのスキル上達に繋がったのではないだろうか。それが効してベースを習い始めてから3ヶ月後には初ライブを敢行!!そこまではある程度センスのある人であれば驚くほどの事ではないはず・・・そう演奏だけなら・・・しかし彼は初ステージにも関わらずパフォーマンスが過激でとても新米とは思えない暴れっぷりだった。俺が小邱に対する印象が好青年からちょっとイッちゃってる後輩に変わった瞬間だった。

※ 当時のパフォーマンスだが、熟練した動きでもなく故意的な感じもしなかった・・・どっちかと言えば自然体だった印象が強い・・・・・だからちょっとイっちゃってる後輩なのかも(笑)

拍攝封面

專輯內頁及封面照拍攝,
地點在攝影師阿藍的工作室攝影棚。
echo們一到就被攝影棚內搭蓋的“巴士底之日房間“所震懾到,一方面是阿藍為此房間搭蓋了兩天兩夜,一方面是巴士底之日歌詞裡的情境就呈現在眼前。
真希望這房間永遠不要拆掉。

想像加上實踐的力量真的很大,我想。
從自己的內心出發之後,幸運的是能遇到熱情有才華且同頻道的夥伴們。

bastille-room.jpg
阿藍的攝影機—巴士底房間到底會發生哪些事呢,快揭曉了。

check-pic.jpg
阿藍(右邊)與echo們檢查拍的如何。

yoyostyle1.jpg
造型魔法師小慈在我頭頂戴上超迷你小帽,但不知為何笑得很開心。

Silverchair

www.chairpage.com

Could you recognize them?

07 Silverchair

外型徹底轉變粗曠的Daniel很難和02年以前的美型Grunge男兜在一起。

02 Silverchair

我很喜歡02 年的造型和Diorama那張專輯,溫柔又帶有Gibson black Les Paul Custom 厚實鏗鏘加上PRS剽悍兇猛的音樂風格,當然還有Daniel獨特迷質的嗓音,是我大學時代反覆聆聽的樂團。

2007新專輯 Younge Modern,相隔五年,但卻延續了柔和的特質(Reflections of A Sound,Waiting All Day…),音樂裡也多了許多轉折,也有幾首歌大量用了弦樂,搖滾的部分也融合了更多元素,Daniel的Vocal也撫摸著所有能所及的頻率,音樂果如逆水行舟,Silverchair真是令我佩服。

專輯裡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是Reflections of A Sound.

把鍵盤立起來錄

img054.jpg
今天有生以來第一次把鍵盤立起來錄,因為今天是在電腦點好midi後把指令送到鍵盤內用鍵盤的音色輸出到電腦再錄起來;簡單的說,就是從頭到尾是電腦彈的,所以鍵盤立起來就可以錄了,身為鍵盤手最幸福的moment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