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行

與熊寶貝在台南誠品的下午-柏蒼一車人遲遲未到

l1030276_1.jpg
熊寶貝主唱餅乾(你們團還沒到齊唷?)

l1030278_1.jpg
熊寶貝已經唱到一半了, 團員還沒出現

l1030279_1.jpg
柏蒼一車人終於到了(我剛剛爆胎,心情不好)

l1030282_1.jpg
圓滿結束! 回聲樂團+熊寶貝合照. 六個人還蠻像一個團的.

晚上room335!
南台科大熱音社同學, 沒錯你們又上echo blog了!
對照下方的半年前大合照,好像冬天時大家比較酷.

dscn6300_1.jpg

all.jpg

迎新.新竹

l1030229.jpg
交大舞台側邊準備上場時-
我有時太專注到會不小心放空, 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會

l1030238.jpg
已經坐在鼓椅上要準備表演了,突然想拍起來眼前看到的,迅速的把鼓棒換成相機

l1030254.jpg
交大吉祥物真面目-
同學說這是大學時代很難忘的經驗. 並且告訴我說這套服裝已經10年了

l1030246.jpg
回到清大迴聲社, 玻璃後的學弟們正在練團錄音中, 聽說久違的echo club合輯三快出了, 期待! 每個團都在研究錄音及混音中. (迴聲社還是一樣, 一有空位就放飲料, 亂的真懷念)

l1030261.jpg
上交流道前買新竹米粉回家時, 記得要認明燙米粉頭的老板娘店家! 很贊!
下禮拜還要去新竹表演兩場, 每每回新竹步調就慢了起來. 很喜歡這個城市.

被溺愛的渴望MV拍攝小記

巴士底之日的第二部MV-被溺愛的渴望,在上禮拜六完成拍攝。

地點是中和某國小的地下停車場,在沒有空調的高溫下,友情跨刀的臨演們從晚上10點揮汗如雨的完成數個小時的拍攝鏡頭,接下來換團員上場,就這樣一路拍到中午,團員們趕場去佳佳的簽唱會,導演及攝影繼續留下來拍攝取景,聽阿秀導演說,他們後來拍完坐在停車場理,呈現呆滯狀態,直到停車場管理員上前關心才喚醒他們。實在很熱也實在感謝工作人員及臨演不停的趕進度中間都不休息的撐到了最後。 可以說是用生命換來的 MV…

期待首播!

img_6406.jpg
柏蒼那天在地下停車場應該有唱五十遍被溺愛的渴望

img_6487.jpg
臨演的朋友們應該來回走了一百遍

img_6526.jpg
實在太熱了~秀導及冠文陷入沈思

img_6539.jpg
shipy是型男計程車司機

img_6544.jpg
我的部份是要走到鼓前,轉頭一望我的鼓,默默的看著它,我當時一望第一個想到的是
“阿我的鈸還掉在the wall沒去拿“

img_6565.jpg
快要拍完了,秀導的姿勢…..

img_6592.jpg
為了提神的自娛娛人-水中的冠文

img_6610.jpg
為了提神的自娛娛人-牆上的小邱

マネージャーの目から見たEcho(5)春佑編

実力と美貌を兼ね備えたEchoの花、それが春佑ではないだろうか。まあ、私にとってははむしろEchoの参謀長官・・・いやいや影のボスみたいな存在かな(笑)。これまでEchoの運営を支えて来た数々の名アイデアは彼女の頭から生まれている。また、生むことだけでなくひねりを加えることも得意とし、普通のアイデアが彼女の手によって効果的なものになるケースが多い。彼女はアメリカ留学時代にグラフィックデザインを専攻していたこともあり、美的センス及びカラーセンスに優れ、趣味であるはずの撮影技術もアマチュアの枠を大きく超えている。よってEchoのプロモーションツール(DM、ポスター等の印刷物)は柏蒼が創り、春佑というフィルターを通すことで初めて完成する。只、柏蒼もどっちかというとセンスの塊みたいな人間なので、よく二人で言い争ってはより洗礼されたものへと変貌させていく。いわば二人が討論すれば討論する程Echoはより高みに登るものだと言えるだろう。余談だがこの二人の言い争いを観察するのがたまらなく面白い!!(ある意味コントかも~!)

Good Day Sunshine

 週六在The Wall的建中同學會演出就要到了,趁著這個時候我想也該說些我在建中的故事。

大部份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清大的校友,但知道我是建國中學畢業的並不算多。事實上,我也鮮少提及在建中的日子。那段時光,不知為何對我來說十分模糊,大部份的時間裡,我獨自一人地聽著沒人可以討論的音樂,在東區Tower翻著那些被譽為經典的唱片。在巨大寂寞的包圍裡,我在自己的秘密樂園中期待著新的開始。

下面的文字是我在幾年前寫的,也許沒有青春期應有的燦爛,但包含了我對於「建中」、「北一女女孩」、「英國」、「披頭四」、「Suede」這幾個改變我人生方向的人事物,最完整的回憶。

科技進步指數-驚!

我本身是唸機械出身的,對科技的新發明超感興趣,最近看到兩篇文章讓我覺得”科技怎麼突然進步這麼多?”

可徹底杜絕酒後駕駛的概念車
http://210.64.8.60/china/news/auto/auto200708070129.html
日本人真的是不知道腦袋裝什麼,老做些異想天開的事
不過也因為有他們在,這個世界才會先有無敵鐵金剛之類的異想(美國變形金剛也很屌啦)
而且日本人還說已經篤定2050年要舉辦”世界大型機器人足球大賽”
(有看過影片,小型機器人足球賽已經行之有年,兩隊都是自己動來動去傳球射門的,說不出的快感!)

言歸正傳,杜絕酒駕就是要讓車子偵測這個人是否有喝酒,然後發現的話就讓車無法啟動
他用三個方法


判斷面部表情是否有問題 (在車上不能翻白眼了…)
這個方法還可以防精神不好打瞌睡之類的,我覺得還不錯
可以透過收緊安全帶、嗶嗶聲響之類的來警告駕駛注意

巴士底之日攻略<四> Jarvis Anderson

jarvis_poster.jpg我的房間裡掛著許多搖滾樂團海報,但人物照片只有三張。最大的一幅是John Lennon,另外兩位則是Jarvis Cocker和Brett Anderson。他們的音樂伴隨了我近十多年的日子,也影響了我十六歲以後的人生

我親身經歷了Suede和Pulp從崛起新秀步入全盛時期,以及之後的日薄西山直至解散的過程。對於少年時曾對他們懷抱著迷戀和無限嚮往的我來說,無疑不是一個美夢幻滅的成長經驗。至今依然記得,當我努力想要從「Head Music」裡尋找一絲往日的感動而不可得,當我親眼目睹Brett在演唱會上用著嘶啞的歌聲硬撐全場時,那種不願意接受現實的痛苦。

而我熬過來了,儘管許多在心底被小心翼翼呵護的天真幻想都粉碎殆盡。

後來,Brett帶著Bernard Butler回來了。只是不再像從前那樣絕美驚豔,只是聲音沙啞了,只是甜美通俗了。
後來,Jarvis也回來了。只是不再是從前搔首弄姿的性感嫵媚,只是頭髮稀疏了,只是四十四了。

只是,老了。

誰不會老呢,對於他們,我並沒有半點苛責,也不再有所謂失望與否。但那不可遏抑的心碎,我想有人會懂的。

我總在午夜時分瞻仰青春的遺骸
你俊美蒼白的臉撫魅撩人的姿態
雖然風韻已不再我對你的愛依然
But oh
you broke my heart

獻給Jarvis Cocker和Brett Anderson。我依然愛你們。

P.S. 其實前兩個月Brett還發行了個人專輯,但考慮到可能會過於感傷,容我直接略過吧。

巴士底之日攻略<三> 爸爸歌

我父親是個沈默寡言的人,加上管教十分嚴厲,印象中我從未有過和他促膝長談的經驗,平日的交談也通常都是在兩三句話之內。父親選擇跟我的溝通方式也十分特別,我曾收過他給我的兩封信,工整的字跡裡總是充滿對我未來的憂心以及健康的叮嚀。在母親總是於耳邊叨叨不決的同時,他在夜靜靜寫下那些心中的掛念。但也許是從小因為升學等壓力背負了大多的期待,上了清大之後,父母所說的一切都被我視為追逐夢想的制約。也因此,那些細心叮囑的書信,我總是蠻不在意地收進了抽屜。我毫無意識到自己對於父親的忽略,彷彿早已習慣了,那些不和父親交談的日子。

隨著時間過去,這幾年他靜默而嚴厲的面孔漸漸變得溫和但蒼老。有時候,為了跟我說上幾句話,他會刻意上樓來跟我拿菸抽,在短短一根菸的時間裡,努力地擠出一兩個話題。他的年紀大了,這幾年頭髮白地特別快,身形也消瘦不少,近來身體也因為長年累積的病痛而出現警訊。前陣子,他把我和哥哥找來,告訴我們他的病況。最後,他笑著說:「我對你們沒有太大的期望,只希望以後你們可以孝順媽媽,還有就是要上教會,要擁有信仰。」我們安靜地點點頭,沒說話。我知道這是彼此之間對於父子之情的靦腆,儘管內心充滿了複雜的情緒,但那些憂心的話語到了嘴邊卻又總是吞了回去。我希望自己能夠鼓起勇氣,讓他知道,在那裝作不在意的外表下,內心的感謝與愛。於是我寫下這首歌。父親節當天,獻給他。

P.S. 不論你有沒有「巴士底之日」這張專輯,這首歌,也送給所有的爸爸

巴士底之日攻略<二> 被溺愛的渴望

既然決定要寫,那麼有些秘辛自然不得不全盤拖出。「被溺愛的渴望」背後就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05年「少年的最後旅行」發行後,我還記得Shipy在討論區裡面說,他再也不寫情歌了!當然,最後他沒有辦到,而我也不能倖免。那段日子我時常抑鬱心煩,把舊唱片找出來聽就成了撫慰心靈的良方。某個因緣際會下我上eBay標下了The Verve的幾張現場演唱Bootleg,也因而再次引起了我對這個解散多年偶像的懷念。

「被溺愛的渴望」暱稱就叫「The Verve」,她是那段時期的產物之一,訴說著我心中的抑鬱和渴望自由的憧憬。現在的我,對於當時深陷情感泥沼的痛苦,和不能自己的情傷,早已是一笑置之。但歌曲總是能抓住那瞬間的情緒,進而轉化成美麗的事物。

然而,「被溺愛的渴望」所要說的,正是對美麗的慾望和信仰,背後的失落與虛無。

對於迷失在情愛中的人們來說,總會對著那無法獲得的愛戀產生無窮的遐想與渴望。但在沒有止境的追尋、探求、臆測、幻想之後,往往落入的是更深的虛無以及期望落空時的反饋。「於是我,思索你說的話,猜測你的意向,如此的虛無」所陳述的便是我當時的領會。但儘管如此,深陷其中的自己卻永遠必須在束縛與掙脫之間交戰著,「一切已變了樣,為何我依然沉緬在你的汪洋…」等句反覆訴說著兩者間的衝突與矛盾。情愛,始終是個令人力不從心的難解習題。

「被溺愛的渴望」去年曾經有另一個版本和「無奈」一同作為單曲CD發行。不過原本的規劃其實和後來的「雙單曲」模式有所出入。事實上春佑在一開始並不喜歡這首歌,在我和其他團員都沒有太大意見之下,就決定將它當作單曲B-side收錄。一直到了混音的時候,暐哲大力反對,表示「被溺愛的渴望」是有單曲規格的歌,不應該浪費掉,才一夕之間讓它「由黑轉紅」,成為主力單曲。後來春佑也覺得這是正確的抉擇。

在錄製專輯時因為覺得原本較高的Key過於激情,同時考慮到自我心境的轉變,因此由C Key降成A Key,冠文也加上了更有空靈韻味的slide guitar。與單曲裡的版本相比,更多了一些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