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cow, still

2007-12-13 Moscow still

StillMoscow。一千五百多萬人,三百五十萬輛車,到處都是塞車,到處都是人。

今天還是使用地鐵行動。真的嚇人,經過我的精算,平均90秒到兩分鐘就有一班列車。請想像九十秒的等候時間,整個月台就會瞬間充滿人,然後列車抵達開關門也不用十秒鐘,就把整個月台的人載走,然後下一個九十秒月台就會再瞬間充滿人。地鐵裡行人走路也飛快,相當繁忙。沒去過東京搭地鐵,不知道和東京地鐵比較起來那個比較誇張,但我相信日本應該有教養許多,這邊不使點力還真會被撞倒在地。

今天會議比較早結束,到了第三天我學會看地鐵標示,不必再到處問路。通常到其他國家不會這麼麻煩,但是俄文的文字比較不同,我的地鐵圖是用英文標示,根本很難兜的起來,所以多花了一天時間。到底我還是沒能看懂那些文字,我只是認得不同顏色的地鐵線,上車後心裡默數過了幾站,然後下車,難不倒我的

晚上到市中心的克林姆林宮走走,吃吃麥當勞,拍拍照。而我對莫斯科的印象,地鐵與人口的誇張遠大於克林姆林宮的雄偉就是。雖然城市沒有台北進步,但是莫斯科地鐵完整的地下化,其挖掘深度還有密集程度,是遠遠超過台北市捷運。繞來繞去還是地鐵……

from train

Kremlin 1kremlin 2

Kremlin 3kremlin 5Kremlin 6kremlin 7

無所不在的回聲樂團

echo in snow

我承認我真的很無聊,一個人到哪都無聊吧我想。

Nothing but cold here

2007-12-12 Moscow

Moscow根本就是北極,昨天才落地,今天就下雪了。

入境俄羅斯應該是最駭人的ㄧ次入關,因為我是持觀光簽證入境,下飛機之後排隊Passport control時,已經有一堆人護照被收走被盤查,同事也有幾次經驗被留下來盤查扣留四五個小時,目的是……..$。如果被發現我身上有25kg機器然後是用觀光簽證,很有可能有大麻煩。還好我落地的時候,他們正在處理一些中東人和一些東歐人,沒什麼問題就入境了。

一出境大廳大概就有50個計程車司機圍上來問你要不要搭計程車,可惜我同事幫我訂的中國司機放我鴿子,只好被他們剝削。路上全是塞車,50%的車呈現極為骯髒的狀態,連車牌號碼都看不到的那種骯髒,不管是什麼車子都一樣髒,厚厚的一層污垢,司機說是因為路上每天都會灑水和鹽避免結冰,還有下雪,俄羅斯人乾脆都不洗車了,我做的計程車也超髒,司機說他當天早上才洗車……

下榻的飯店是全部我住過的最爛的一個(Cosmos),服務超爛,住宿又貴,網路也超貴,餐廳食物難吃,什麼都差勁,給莫名奇妙觀光客住的那種,早知改訂另外一個比較商務型的飯店,沒想到莫斯科有名的飯店可以這麼爛。

早上出門就下著大雪,我搭地鐵轉了幾站。不愧是金磚四國之一,人實在是多到爆炸,想像忠孝復興捷運站加上十倍多的人,擁擠推擠衝撞,連老太太都練就一身好功夫,地鐵實在太恐怖了,沒機會拿出相機照相,因為實在太多人,每個人對我而言都屬凶神惡煞,拿出相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除了人多擁擠之外,最恐怖的還是氣溫。我在大雪中拖著機器行走了30分中才找到目的地,我外套背包行李箱全都被大雪覆蓋。真佩服那些極地探險家,還能拖著行李在極地之中走個幾天幾夜,我走了30分鐘雙腳就快沒知覺了。

Only few pictures, nothing here but cold…..

scene-from-hotel1.jpg

scene-from-hotel-21.jpg

snowing2.jpg

Ahrensburg & Hamburg

2007-12-9~10, that I travel to Ahrensburg & Humburg

Ahrensburg是一個小城鎮,什麼都沒有,於是今天開完會之後我搭火車到Hamburg走一走。

天氣又濕又冷,下著雨,大約零度左右(感覺像是零下好幾度),雙手已經離不開我的口袋,就算是小跑步雙腳也都還是寒冷的。

原本我很討厭德國人,討厭他們的傲慢還有其他其他有的沒的。 到了當地,發現他們跟其他地球人沒什麼不同,很多人還是很熱情地幫助你,那都只是自己的偏見。

我原本也討厭韓國人,但是發現他們有那麼好笑的綜藝節目還有那麼屌的電影,也就不討厭了。

Ahrensburg
p11206281.JPG

Hamburg
p11206911.JPG

Lisbon & Sintra

2007-12-8

經過70個小時無睡眠的挑戰之後,週末我到葡萄牙里斯本北方靠海的ㄧ個山城Sintra.

省略出差Seminar與meeting的痛苦過程,跟大家分享一些國外的美景。

Sintra就像是台灣的九份,有特別的食物,也有特別的景色。

Day time
p11204161.JPG

night time
p11204721.JPG

Dawn of Lisbon
p11205561.JPG

當肚子餓的時候

昨晚在高苑科技大學表演完之後 (高雄路竹)
我們飢腸轆轆地在回程之前, 先在路邊攤吃晚餐
路人幫我們拍照留影,笑容可掬
上菜前

上菜之後
就不管了

大家吃吃吃吃吃

上菜後
冠文捕捉到的漏網鏡頭

上個禮拜的四場表演

我前兩天跟柏蒼翻開以前的行事曆,赫然發現在發第一張專輯感官駕馭時,因為團員在美國唸書或是在處理當兵問題,結果一年只表演五場。五….五場..上禮拜一個禮拜之內就表演四場勒,感覺現在是要把以前沒表演的份兒都補回來。一個禮拜發生太多事累積太多回憶感覺好像過很久了。

話說上禮拜二的建國科技大學,唱到被溺愛的渴望時,柏蒼請同學們把手機拿出來揮,整場看下去非常漂亮。

再來禮拜五的清大溜冰場with迴聲社,第一次斷電經驗,唱到木雕輪盤中”迴繞軸心開展,眼神也變得..”就斷電了。

在過了幾分鐘的修復無望後,柏蒼拿著把木吉他上台在沒有麥克風的狀況下跟觀眾說,電是確定沒有了,那你們靠近一點,我來清唱給你們聽,斷電的可能性是多少呢?然後就自談自唱起來了可能性。那個時候清大湖邊的溜冰場真的很安靜,風很大,也很黑,大家都很專心聽。還有我趁摸黑上台大聲合唱了耍堅強,也不太清楚有多少人一起合唱了。那應該是甚麼版本都無法重現的耍堅強。
p1020526.jpg

接下來禮拜六的台中浮現,這是第一次小提琴手阿任跟我們在台中表演。
dscf1721.jpg

最後是禮拜天在台北的紅樓廣場,秋天涼爽的天氣,架起了回聲大旗,看到許多老朋友,也有許多平常在live house看不到的朋友,例如兩歲(?)的宥宥,被爸爸帶來對著我們唱巴士底之日童音版“呆坐在這富麗洞穴之間~“,實在太厲害了,讓我想起小時候媽媽帶著我背宋詞水調歌頭,雖然每個字都不認得,但是唱的很開心。小孩兒有搖滾教學我是雙手贊成,期待宥宥唱童音搖滾! 最後安可時,因為活動電源關閉,台上不供應電源,所以柏蒼又唱了一次不插電天然版可能性。在一個禮拜之內唱兩次完全不插電之根本就沒電的可能性有多少勒?
dscf1825.jpg

變魔術。”小西皮”25週又4天

上個禮拜六晚上很難得跟小慈一起看了綜藝節目(大概是三個月來第一次看綜藝節目)
張菲的綜藝大哥大節目的壓軸是”大魔鏡”之類名稱的魔術比賽秀
就在看完以後,兩個人討論剛剛魔術的手法,小慈突然說”以前還沒在一起之前,你都會變魔術給我看耶,現在都不變了喔?”
我:(沉默)……………….還是有變阿,我變的最厲害的魔術就是…………把你肚子變大………
講這句話的時候,眼淚差點沒忍住
心想著從以前還在變魔術追女孩子,後來舞台上求婚,現在兩個多月後小孩就要出生
這一切真的很神奇,無法解釋,只能說,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小西皮”(還不知道要取什麼名字),男孩
當初才兩三個月時,我老爸就教我如何斷定寶寶是男是女
爸:肚子如果是尖的就是生男的,是圓的就是生女的
我:真的還假的阿?
事實證明,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長輩講的一些聽起來像虎爛的奇怪知識,沒想到都是真的 (電影大智若魚!?)

有圖有真相,什麼叫做肚子是尖的呢? 以前我也不懂,現在我懂了

小提琴手阿任

第一次跟阿任合作是”少年的最後旅行”裡的”ok”這首歌。這位迴聲社的學弟,也是小邱另一個團”perique”的靈魂人物。常贏得許多小提琴大賽的他,也是跟我們一樣在理工男的外表下有一顆易感的心……(喝醉酒時簡直瘋狂變一個人)

說太遠了

在這次的”巴士底之日”專輯裡,也有很多首弦樂是邀請阿任來錄製。在錄音的過程中阿任常常要趕著回部隊,因為他還在當兵中,不過這禮拜他就要退伍啦! 這幾次與他的練團是特別為了10/25的植樂空間所作準備,他屆時也會邀請另一位提琴手,加上我們總共7人的編制,這場我們要以小提琴為主軸來表演,例如”新世紀的你和我”小提琴版,當然”love to go”是一定有的,還沒現場表演過的”序曲”也要出豋場了。另外還有許多我們在練習時也感到驚喜的意外搭配,都只在這次的植樂空間。

你要問我為為為為什麼?!這麼特別的表演要在這麼不熟的地方跟這麼早的時間表演?
我想,一切就是在探試一種…………..可能性~

午後的內湖科學園區會很悠揚,這次。

練團中
l1030405.jpg

柏蒼吉他對飆中
l10304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