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插曲

人在國外對Simple Life一點貢獻都沒有…
那我來分享一些照片跟兩年前的一個Simple故事好了。

現在我在布達佩斯,匈牙利,星期六回國,星期天趕得上Simple Life現場幫忙。

跟很多朋友說我覺得布達佩斯是至今去過最美麗的城市。
但這次來,因為下雨,加上思鄉情結乘上疲累,怎麼逛都覺得乏味,倒是覺得捷克的布拉格更可愛些。

把Budapest切成兩邊的多瑙河,西邊是Buda side,東邊是Pest side,合起來就是Budapest。
河畔景色有種無法言喻的歷史美,可惜這次下雨,濃霧,是另一款矇矓。

兩年多前,第一次來布達佩斯,總是無比興奮,下午落地之後,機場換了貨幣,Check in之後就到市區逛逛。
記得那陣子是歐洲冠軍杯的時候,選了在多瑙河邊的一家餐廳,進去點了杯啤酒,配著花生邊看我在歐洲唯一看得懂的電視節目:足球
我不喝酒,所以啤酒喝得慢,餐廳客人也蠻多的,但似乎只有我一個外國人。
差不多,先結帳吧。
小姐拿來帳單,我看傻眼,上面寫31,000 HUF,大概台幣五千多。
因為我剛落地換了錢,匯率有點搞不清楚,拿出手機反覆算來算去,就是台幣五千多。

One beer for 31,000 HUF?
我說: Excuse me, this is wrong, it’s impossibly expensive.
小姐的音調有點上揚,用匈牙利文唸唸唸,我兩手一攤,直說不可能
然後來了兩名壯漢,開始對我不客氣的咆嘯,其中一個還用手推我,拔我的眼鏡,我搶了回來。
餐廳裡的客人也在看我們,對我指指點點,當時直怪自己太嫩不懂事,加上緊張。
我說要我付錢可以,我要收據。
我先付了錢,然後回Hotel請Reception報警,我訴說了我的狀況。
結果他們說,你算是小case,前幾天才有兩個New Yorker發生相同的事情,被坑了將近一萬多台幣

他們是用什麼手法呢?
後來我了解,原來他們塑造的情境是:你這該死的中國人(or 日本人),怎麼喝了這麼貴的紅酒不付錢了!!
報警之後,警察說會過去餐廳一趟,之後會打手機給我,也登記了案號,護照,等等。
想當然爾,沒有人打給我。
我的收據上面寫著昂貴的酒名,Reception說醬子也拿他們沒輒。

這次到布達佩斯,才知道他們警察貪污的情況太嚴重了。
我的客戶說,只要被警察攔下來臨檢,你出狀況,只要付錢給他就讓你過。
他們還會直接問說,要不我開罰單給你,或是你有其他Solution,還會跟你討價還價。

經歷過上次的經驗,我整個人變成無敵。
後來遇到其他類似的事情,也就沒在怕的。出門也不帶錢包,只待夠的吃飯錢車錢還有相機。

出門在外安全第一,但是只要你沒錢,其實criminal也懶得理你。

這個故事跟Simple Life只有一點關聯,就是出國要簡單些,不要帶太多錢在身上。
也因為這不是有趣的笑話,所以我就略過沒說了…

Simple Life 行前記(1)

這幾個禮拜暫時停下錄音的腳步,為了下週末即將來到的Simple Life演出做準備。這次演出將有三首近作,並對其他舊作重新演繹。雖然西皮這次要在台下當觀眾,小邱也因為現在飛去歐洲不知道哪裡,所以當天只能充當roady,不過我們邀請了小提琴阿任,還有小邱的指定打擊「一週兩次」主唱勤鐘來客座,冠文也將開金口成為和音天使,相信會給大家一次不一樣的體驗。

為小地方音樂季所做的新單曲CD「解放」也會在當天回聲專屬攤位販售,限量1000張,附上流水編號。

下面是上週伯勛的練團側拍:


深情阿任


開懷柏蒼


唱歌春佑


DH勤鐘


P.S. 小邱現在應該在類似這樣的地方(此為資料畫面)

解放

「人人有思想、良心與宗教自由之權」〈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八條

這首歌早在七年前就寫好了,一直到了最近才錄製完成。「解放」兩字聽來很狂放,但對我而言它反倒是浪漫而溫柔的字眼。我用自嘲和諷刺詮釋:「當你希望將自認的正義、榮耀或其他尊貴意識以暴力強壓於他人之上時,請先解放自我。對你來說我們俗媚又空洞、叛逆又墮落,但我們的心真正自由。」 – 紀念〈世界人權宣言〉60週年

美好的時刻

r0012320.jpgr0012321.jpgr0012322.jpgr0012323.jpgr0012324.jpgr0012325.jpgr0012326.jpgr0012327.jpgr0012328.jpgr0012329.jpg

逛百貨公司時發現,整層樓的鐘錶廣告都指向10點10分左右
全身麻了一下

網站上查詢到
根據心理學,上揚的1/3圓是美好的角度,所劃分的線條是令人振奮,微笑的圖像

這是為甚麼考卷上對的答案老師都要打勾的道理嗎?

請大家給Shipy一句祝福的話

今天是巴士底之日巡迴的最後一場,同時也是Shipy的最後一場演出,
十一月他將要去中國大陸工作,也因此必須暫時離開大家。

我們從學生時代一起走過了這十年,為了夢想做出不知有多少的堅持和妥協,
但生命在轉變,每個人都必須要面對,我們也不能例外。

最近有一句廣告詞說得很好:
「為了理想往前衝,是幸福。為了所愛往後退,是奢華的幸福」

我想這句話說明了一切,Shipy真的是個幸福的男人,不論是過去或現在。

Go get what you want, Shipy!
你在音樂上未竟的夢想,就交給我們吧

「晚安‧巴士底」屋頂音樂節系列活動 第二波


8/09(六) 回聲樂團屋頂音樂節廣告CF
顏銘秀導演(秀導)精心拍攝,細膩刻劃。回聲五娃動感鉅獻!
請大家廣為張貼宣傳!

8/10(日) 21:00 HitFM Rock DJ ciacia 專訪
柏蒼、春佑、冠文與一同在屋頂音樂節開唱的ciacia何欣穗,和大家在空中一起哈啦屋頂大小事,以及當日限定發行的「晚安‧巴士底」相關訊息,當然還有柏蒼的現場演唱。

8/14(四) 「晚安‧巴士底」圖文書電子版槍先曝光
「晚安‧巴士底」圖文書電子版線上搶看精選內容!

8/18(一) 自由之處 HitFM 大首播!
「晚安‧巴士底」中的全新單曲「自由之處」將於8/18在HitFM大首播!

屋頂音樂節預售票將於8/21截止販售,預售票$650,現場票$850,請大家把握機會!

2008屋頂音樂節
8.24(日)4:00pm-8:00pm
回聲樂團/甜梅號/這位太太
8.24憑票兌換:紀念圖文書《晚安‧巴士底》+新單曲《自由之處》(屋頂一日限定發 行!)

地點:誠品信義店7F空中花園
票價:單場預購650元、當日購票850元、四張團票2400元
售票: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tinyurl.com/rooftoplive

關於《晚安‧巴士底》

如我所說,很快地,我們將於八月發表新作,也就是《晚安‧巴士底》。

cover2s1.jpg

《晚安‧巴士底》不是大家印象中當做贈品的輕薄小冊子。事實上,它是一本厚達百餘頁,和一本雜誌差不多厚的紀念圖文書。內容包含了《巴士底之日》中24首歌的導聽,以及回聲樂團成軍以來,一直到《巴士底之日》發行這一年間所留下的影像和文字記錄,隨書還有新歌《自由之處》的單曲CD。

《晚安‧巴士底》只在8.24的屋頂音樂節當天,作一日限定發行(也就是除了當天現場之外,不再另外販售或者開放兌換)。演出當天只要憑門票,便可免費兌換《晚安‧巴士底》圖文書和CD。我們希望這部作品能夠成為這一年來,和回聲共同進行心靈革命、迎向心中巴士底之日的朋友們,在抵達「自由之處」的時刻,一份值得紀念的禮物。

在《晚安‧巴士底》當中,除了精選的演出照外,各位可以看到由攝影師阿藍和伯勛一年來所捕捉到的幕後影像、我們從大學時期至今的私房照片,以及其他未曝光的筆記和歌詞手稿。《巴士底之日》24首歌的完整導聽功略文字自然也在其中,另外還有我這些年來所寫的新詩、散文、和隨筆等等。這本書將是回聲樂團至今最完整的一次記錄和回顧,而新曲《自由之處》則代表著:儘管曾經歷許多的徬徨與困惑,在過去一年的努力後,我們終於抵達心裡嚮往的「自由之處」,並即將邁向下一個里程。

8.24屋頂音樂節當天,誠心邀請每位和回聲樂團在音樂路上一同走過的朋友。讓我們慶祝這自由雀躍的時刻。

P.S. 在8.24演唱會前,我們將會有一系列的相關活動,希望大家都能全程參與。以下是《晚安‧巴士底》的第一波系列活動:

  1. 我想去《晚安‧巴士底》
    即日起在INDIEVOX 《晚安‧巴士底》屋頂音樂節門票首賣 簽唱會《晚安‧巴士底》 2008屋頂音樂節 兩場活動頁面中,按下藍色的「我想去」按鈕,幫《晚安‧巴士底》衝人氣,還能認識其他喜愛回聲的同好!
  2. 7.14 我們的巴士底之日
    於7.14起上傳巴士底之日巡迴期間所拍攝的照片至官網,並留下一句話,建立屬於我們全體的巴士底之日網路相本。七月底前上傳的照片和留言,還將有機會被挑選放入《晚安‧巴士底》圖文書中。
  3. 7.19 屋頂音樂節門票首賣簽唱會
    當天購票只要500元(原價650元),還另外加贈回聲樂團小徽章。詳情請見屋頂音樂節官網

小樹新書「關電台司令什麼事啊?」代序

2590048751_45c549c1ed.jpg

能做出這樣圖文並茂、言辭犀利的樂評書,台灣也只有小樹了。去買一本吧!

以下就是我獻出的人生第一次代序:

如果電台司令不存在這世界上,我的人生應該會輕鬆許多。

首先,工作室裡面可以少掉十幾幅史坦利下木頭的鬼畫符,空出來的牆面可以掛點賞心悅目的複製畫。

下個月規劃的旅行也省了,我不用飛越半個地球,只為了看一個大小眼男子和一個暴牙叔唱歌彈吉他,還要忍受難吃又貴到翻的英國食物。

當然,兩年前我也不會掏出兩張百元美鈔,跟一個坑殺搖滾樂迷荷包的黑鬼,在柏克萊大學校園鬼鬼祟祟的交易黃牛票。更不會為了兩場演唱會跑去舊金山灣區流浪一個月。

歷史上少了一個「以搖滾之名,行宗教之實」的神棍團體,「Pay what you want」這種應該出現在土地公廟的爛招,也不會被帶進音樂產業。INDIEVOX也就不需要引進這種「很潮流」的付費模式,還取了一個辭不達意的譯名「隨你付」(應該正名為「隨你不付」)。

做起音樂來一定容易多了,因為不需要再追逐著「要跟電台司令一樣屌」這種飄渺的標的;也不用再自言自語「到底為什麼The Bends每一首歌都這麼好聽?」這種大人也沒辦法回答你的問題;更沒必要在大學時代花費一整個學期的時間,和團員自己開起「OK 電子計算機」這個比真正的「電子計算機」還難上七百倍的專題研究。

「搖滾樂的使命感」這種擺明了自找罪受的十字架也就管他去死,吳媽媽終於如願以償地看到兒子當個電子新貴。生活更健康,週末和同事去打小白球。菸也戒了,少了那些晦澀的歌,沒有所謂的「巴士底之日」好追尋。失戀時不用把「If I could be who you wanted」投射在自己身上。高三少聽幾十次「我的鐵肺」,大學聯考再提昇兩個志願,不會進入殘害身心的清大迴聲社。不用在新竹的pub打工,唱 Creep給點歌的外勞朋友聽。也絕對不會有類似回聲樂團這些前仆後繼想要宣揚電台司令教義繼續毒害下一代用搖滾樂誤人一生的團體出現。

你說「關電台司令什麼事啊」,啊不然勒?

很快地

自從06年無奈單曲發行之後,感覺一切都變得飛快。跨越那些漫長的憑空焦慮、不切實際,我們紮紮實實地幹了兩年的獨立樂團。數字上看起來很充實:巡迴了近百場、發行了兩張單曲一張錄音室專輯一張現場專輯三支MV,舉辦了監獄及全美戲院兩場無所不在系列演出;而期間有團員組了家庭,甚至初為人父…生命變化之迅速,想起來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很快地,又是下一個兩年。

如今,我和兩年前一般,坐在頂樓工作室裡,但我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困坐在富麗洞穴之間。巴士底之日後,事情不會變得簡單,但絕對會變得明朗。八月,我們將有新作發表,當然,後面還有更多事情等待發生。很快地,你們會聽見、看見,而這篇文章,就當做是我們的約定。

最後是跳tone兼有廣告嫌疑的P.S.
也許是巧合,兩年前的此時我也正準備去舊金山看Radiohead,只是這次去的是倫敦。看Radiohead似乎成了發行新作前我自己不成文的暖身假期。而這穿鑿附會的說法鐵定可以被列入小樹「關電台司令什麼事啊?」的名單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