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春天的第一次呼吸

當雨林消失、冰河溶解、物種瀕臨絕滅…
這是我們的年代,而現在,我們是否看見了真實的期盼?

我們有幸見證這世界末日的起源,
天氣異常寒冷,天空依然灰濛,但我們沒有忘記要活得燦爛。

曾經我是你們憂傷的代言人,青春苦澀的雕刻家,
而未來,我們要一起帶著那些殘缺的美麗,擁抱繽紛的希望。

走吧!帶著憂傷,帶著笑容,迎接那早春清晨的到來,
而那滿溢全新生命的第一次呼吸,我們稱之為…

2009回聲年曆

Go get what you want! Happy 2009!

2009回聲新年賀禮,本週日12/28台北信義誠品演出現場發送!

CNEX【癡人。說夢】紀錄片影展,閉幕活動-夢想音樂會。

回聲樂團將會在信義誠品戶外廣場表演一個set,
在年終的最後的一個禮拜天,為影展及2008劃下一個美好的句點。

相關連結:http://blog.sina.com.tw/cnex/
演出者:回聲樂團,圖騰,
場地:信義誠品一樓戶外廣場
日期:2008-12-28
時間:20:00~21:00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
票價:自由入場

小插曲

人在國外對Simple Life一點貢獻都沒有…
那我來分享一些照片跟兩年前的一個Simple故事好了。

現在我在布達佩斯,匈牙利,星期六回國,星期天趕得上Simple Life現場幫忙。

跟很多朋友說我覺得布達佩斯是至今去過最美麗的城市。
但這次來,因為下雨,加上思鄉情結乘上疲累,怎麼逛都覺得乏味,倒是覺得捷克的布拉格更可愛些。

把Budapest切成兩邊的多瑙河,西邊是Buda side,東邊是Pest side,合起來就是Budapest。
河畔景色有種無法言喻的歷史美,可惜這次下雨,濃霧,是另一款矇矓。

兩年多前,第一次來布達佩斯,總是無比興奮,下午落地之後,機場換了貨幣,Check in之後就到市區逛逛。
記得那陣子是歐洲冠軍杯的時候,選了在多瑙河邊的一家餐廳,進去點了杯啤酒,配著花生邊看我在歐洲唯一看得懂的電視節目:足球
我不喝酒,所以啤酒喝得慢,餐廳客人也蠻多的,但似乎只有我一個外國人。
差不多,先結帳吧。
小姐拿來帳單,我看傻眼,上面寫31,000 HUF,大概台幣五千多。
因為我剛落地換了錢,匯率有點搞不清楚,拿出手機反覆算來算去,就是台幣五千多。

One beer for 31,000 HUF?
我說: Excuse me, this is wrong, it’s impossibly expensive.
小姐的音調有點上揚,用匈牙利文唸唸唸,我兩手一攤,直說不可能
然後來了兩名壯漢,開始對我不客氣的咆嘯,其中一個還用手推我,拔我的眼鏡,我搶了回來。
餐廳裡的客人也在看我們,對我指指點點,當時直怪自己太嫩不懂事,加上緊張。
我說要我付錢可以,我要收據。
我先付了錢,然後回Hotel請Reception報警,我訴說了我的狀況。
結果他們說,你算是小case,前幾天才有兩個New Yorker發生相同的事情,被坑了將近一萬多台幣

他們是用什麼手法呢?
後來我了解,原來他們塑造的情境是:你這該死的中國人(or 日本人),怎麼喝了這麼貴的紅酒不付錢了!!
報警之後,警察說會過去餐廳一趟,之後會打手機給我,也登記了案號,護照,等等。
想當然爾,沒有人打給我。
我的收據上面寫著昂貴的酒名,Reception說醬子也拿他們沒輒。

這次到布達佩斯,才知道他們警察貪污的情況太嚴重了。
我的客戶說,只要被警察攔下來臨檢,你出狀況,只要付錢給他就讓你過。
他們還會直接問說,要不我開罰單給你,或是你有其他Solution,還會跟你討價還價。

經歷過上次的經驗,我整個人變成無敵。
後來遇到其他類似的事情,也就沒在怕的。出門也不帶錢包,只待夠的吃飯錢車錢還有相機。

出門在外安全第一,但是只要你沒錢,其實criminal也懶得理你。

這個故事跟Simple Life只有一點關聯,就是出國要簡單些,不要帶太多錢在身上。
也因為這不是有趣的笑話,所以我就略過沒說了…

Simple Life 行前記(1)

這幾個禮拜暫時停下錄音的腳步,為了下週末即將來到的Simple Life演出做準備。這次演出將有三首近作,並對其他舊作重新演繹。雖然西皮這次要在台下當觀眾,小邱也因為現在飛去歐洲不知道哪裡,所以當天只能充當roady,不過我們邀請了小提琴阿任,還有小邱的指定打擊「一週兩次」主唱勤鐘來客座,冠文也將開金口成為和音天使,相信會給大家一次不一樣的體驗。

為小地方音樂季所做的新單曲CD「解放」也會在當天回聲專屬攤位販售,限量1000張,附上流水編號。

下面是上週伯勛的練團側拍:


深情阿任


開懷柏蒼


唱歌春佑


DH勤鐘


P.S. 小邱現在應該在類似這樣的地方(此為資料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