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

好久沒好好坐下來錄音了
今天是51勞動節放假而且我家女王跟小王子都在南部
自己一個人沒事正好有空閒把一些demo錄起來

4月19日的河岸留言,安可的時候順便讓其他團員休息
我獻唱了這首寫給老婆跟小孩的歌
今天把這首歌也送給大家

無所不在

這禮拜到台南找EVERYWHERE ECHO是不是真的很EVERYWHERE
台南誠品書局有一張我們精心製作的超大海報
dsc05573.jpg

沒想到竟然也在機車騎士身上看到,真是太EVERYWHER了!

三月十五台南全美戲院交通建議

到台南是很簡單,但到底要怎麼到達全美戲院
其實很簡單,只要遵循以下原則,就不會花太多時間跟冤枉錢

在台北要搭計程車很容易,在台南可是有點困難
台北搭公車也很容易,在台南搭公車可就只有火車站這個集散地
因此建議外縣市的朋友以台南火車站為目標,再坐公車前往全美附近的赤崁樓

以下我準備了高鐵、火車、公車、計程車資訊給大家
可千萬別以為交通不便而放棄了這難得一見的場地和精采表演

三月十五日台南全美戲院半日遊建議

已經計畫或者還在考慮3/15(六)前往台南全美參加
無所不在的回聲樂團之戲院演唱的朋友們
建議可以將此台南行規劃成3/15半日遊 或甚至
3/15過夜 3/16玩半天的方式

例如:
3/15早上11點到達台南=>11點半到達全美戲院確定地點
=>從十二點開始吃到下午三點=>到咖啡廳坐坐休息=>
五點鐘到戲院門口開始排隊=>六點半入場=>
echo七點鐘開始狂唱到九點半=>簽名拍照留念到十點半
=>離開全美搭車回家

或者過夜的方式
3/15下午三點鐘到達台南=>三點半到達全美戲院=>
到附近吃點小吃=>五點鐘到戲院門口開始排隊=>
後面一樣=>十點半到下塌的旅館休息=>
3/16早上十二點退房=>從十二點開始吃到不行搭車回家

以下我準備了附近有名的小吃、旅館、古蹟、咖啡館,以及停車須知給大家

小西皮誕生!

小西皮(男生)已於1/15的中午出生囉
目前母子均安,先讓小西皮露個面跟大家打聲招呼~

dsc05331_2.jpg
YA! 我叫吳睿格,是我爸取的名字,我下巴很小,長得跟我爸完全不像,我比較像媽媽(請看下圖)

變魔術。”小西皮”25週又4天

上個禮拜六晚上很難得跟小慈一起看了綜藝節目(大概是三個月來第一次看綜藝節目)
張菲的綜藝大哥大節目的壓軸是”大魔鏡”之類名稱的魔術比賽秀
就在看完以後,兩個人討論剛剛魔術的手法,小慈突然說”以前還沒在一起之前,你都會變魔術給我看耶,現在都不變了喔?”
我:(沉默)……………….還是有變阿,我變的最厲害的魔術就是…………把你肚子變大………
講這句話的時候,眼淚差點沒忍住
心想著從以前還在變魔術追女孩子,後來舞台上求婚,現在兩個多月後小孩就要出生
這一切真的很神奇,無法解釋,只能說,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小西皮”(還不知道要取什麼名字),男孩
當初才兩三個月時,我老爸就教我如何斷定寶寶是男是女
爸:肚子如果是尖的就是生男的,是圓的就是生女的
我:真的還假的阿?
事實證明,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長輩講的一些聽起來像虎爛的奇怪知識,沒想到都是真的 (電影大智若魚!?)

有圖有真相,什麼叫做肚子是尖的呢? 以前我也不懂,現在我懂了

科技進步指數-驚!

我本身是唸機械出身的,對科技的新發明超感興趣,最近看到兩篇文章讓我覺得”科技怎麼突然進步這麼多?”

可徹底杜絕酒後駕駛的概念車
http://210.64.8.60/china/news/auto/auto200708070129.html
日本人真的是不知道腦袋裝什麼,老做些異想天開的事
不過也因為有他們在,這個世界才會先有無敵鐵金剛之類的異想(美國變形金剛也很屌啦)
而且日本人還說已經篤定2050年要舉辦”世界大型機器人足球大賽”
(有看過影片,小型機器人足球賽已經行之有年,兩隊都是自己動來動去傳球射門的,說不出的快感!)

言歸正傳,杜絕酒駕就是要讓車子偵測這個人是否有喝酒,然後發現的話就讓車無法啟動
他用三個方法


判斷面部表情是否有問題 (在車上不能翻白眼了…)
這個方法還可以防精神不好打瞌睡之類的,我覺得還不錯
可以透過收緊安全帶、嗶嗶聲響之類的來警告駕駛注意

把鍵盤立起來錄

img054.jpg
今天有生以來第一次把鍵盤立起來錄,因為今天是在電腦點好midi後把指令送到鍵盤內用鍵盤的音色輸出到電腦再錄起來;簡單的說,就是從頭到尾是電腦彈的,所以鍵盤立起來就可以錄了,身為鍵盤手最幸福的moment之一…

日光節約時間?

阿里山的日出
這個名詞其實有聽過,不過一直不知道是幹麻的
包括美國在內,全球有100多個國家都會在冬天結束之際,把時間撥快1個小時
也就是所謂的「日光節約時間」,實施這樣的措施,是為了要節省能源,每年至少可以省下100多億台幣

煙硝原始demo (smoke)

2002年到2004年,我還在念台南唸研究所,大概每兩個禮拜就跑到台北,在木柵柏蒼家頂樓的小錄音室借住和錄音。

當時是我在音樂上最多產的時期,因為學生時代不用自己賺錢,又有空閒可以看很多文學作品和影像,所以那時候簡直是泡在藝術與音樂裡面,當然也少不了香菸的調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