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不在的回聲》系列演出〈一〉 12/22景美看守所16號牢房

這將是另一次的「巴士底之日」,不論是抽象或具象而言。

12/22(六)我們將在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前景美看守所)的16號牢房內,進行一場演出。20名觀眾會和我們一起被關在鐵幕裡,直到演出結束。這場演出也是12/30(日)「搖滾看守所」最終章前的暖身。

報名方式會在下週二公佈,請留意官網新聞和PTT echo板。

被溺愛的渴望MV 正式上線

大家期待已久的「巴士底之日」專輯第二支MV被溺愛的渴望已經正式上線!
且這次除了可以在YouTube上線上收看之外
我們更開放了320×240尺寸的高品質影片免費下載參與巡迴第31場河岸留言的現場觀眾
輸入現場公佈的通關密語後更可以下載640×320大解析度版本MV在此感謝所有參與演出的歌迷朋友
以及所有參與製作的工作夥伴!現在加入會員後即可下載!請立刻至首頁瞧瞧

P.S.播放下載影片需要Quicktime Player

第二波倒數啟動

相信大家都下載了「遺珠」座右銘了吧。隨著新版網站上線,以及巡迴即將邁入三十場的同時,我們也會陸續釋出更多未公開的歌曲以及…。

而第二波倒數已經開始了,就在11/17(六)晚上十點,巡迴#31,河岸留言演出現場。

See you guys there!

文生

img_0222.jpg
前天一早,我和春佑及文生一行三人,開車前往高雄拜訪DJ朋友。當天的天氣好到有些詭異,艷陽高照的十月天,絲毫沒有任何秋天的氣味。我和春佑兩個習慣了熬夜的夜貓子,在擋風玻璃透入的強烈陽光下, 就像吸血鬼般幾乎化為灰燼。 一路上春佑在後座昏睡,我在前座彌留,只有文生挺著電影工作者必備的強健體魄,一路從台北開下高雄。

巴士底之日攻略<七> 鐘聲行進

這是完成「鐘聲行進」demo的當天,我所寫的blog:
http://pochang.com/blog/?p=35

今天再回頭檢視,才發現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當時的我正處於對上班族生活產生極度疲乏的狀態裡,由於長期希望兼顧上班族和搖滾樂手兩個身分所做的不斷妥協,使得自己陷入了一種因封閉而產生的焦慮。一個星期後,我辭去了工作。我知道成功的必要之一,就是專注。

而在寫這首歌的時候,其實我早已做出了決定。當時Shipy和我都正巧是在音樂上多產的時期,在他錄完demo之後,我立刻接著譜了旋律並填上歌詞,當晚,這首歌就完成了。Shipy給的working title是The Clock is Running,時間的流動無時不刻在進行著,而那個當下,我希望能把這首歌用來紀念那些徬徨的日子,以及我所熱愛的音樂。我要向所有人宣告,因為音樂曾經對我帶來的拯救,我將一遍又一遍,繼續地唱下去:

I get chilled, I get fine, I won’t be the same
我得到了平靜和慰藉,我將脫胎換骨
I get chilled, I get fine, I won’t stop to sing
我得到了平靜和慰藉,我將不再停下腳步,屈身而唱
I get chilled, I get fine, let me sing to everyone
我得到了平靜和慰藉,讓我來到眾人的面前,大聲歌唱

巴士底之日攻略<六> 光腳狂叫

許多人會對於歌曲所隱藏的意含有著無窮的想像,這是好的,畢竟每一首歌曲的創作歷程中必然包含了作者生命所累積的重量。但若真要過度闡述,又顯得太過矯情。一些訪談中常會有人問到音樂創作時是否都會有一個方向或是想要傳遞的思想。我的最終回答其實是「沒有,好聽就好」。

「光腳狂叫」是所有西皮譜寫的曲子裡,我最喜歡的一首。絕對的摩登、性感、獨特,而我沒忘了要特別註明是「國際級」的。

這首歌沒有艱深的背後意含,她所描述的只是一種情慾反射。「得到了愛人的吻,於是興奮地光腳狂叫」,而我忠於曲子本身的情緒搭配了旋律和歌詞。

昨天我和Keiichi及朋友到Party Room閒晃,當DJ Spykee放著「光腳狂叫」,我十分輕易地就和身邊的舞客們一同滑入了那從重音喇叭爆發的煽情樂聲裡。閃動的燈光、煙霧和酒精氣味瀰漫的舞池裡,在忘情舞動的同時,當我看著身旁形形色色的都會男女,我想眼前的景況已經為「光腳狂叫」這首歌作了最好的詮釋。

Good Day Sunshine

 週六在The Wall的建中同學會演出就要到了,趁著這個時候我想也該說些我在建中的故事。

大部份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清大的校友,但知道我是建國中學畢業的並不算多。事實上,我也鮮少提及在建中的日子。那段時光,不知為何對我來說十分模糊,大部份的時間裡,我獨自一人地聽著沒人可以討論的音樂,在東區Tower翻著那些被譽為經典的唱片。在巨大寂寞的包圍裡,我在自己的秘密樂園中期待著新的開始。

下面的文字是我在幾年前寫的,也許沒有青春期應有的燦爛,但包含了我對於「建中」、「北一女女孩」、「英國」、「披頭四」、「Suede」這幾個改變我人生方向的人事物,最完整的回憶。

巴士底之日攻略<四> Jarvis Anderson

jarvis_poster.jpg我的房間裡掛著許多搖滾樂團海報,但人物照片只有三張。最大的一幅是John Lennon,另外兩位則是Jarvis Cocker和Brett Anderson。他們的音樂伴隨了我近十多年的日子,也影響了我十六歲以後的人生

我親身經歷了Suede和Pulp從崛起新秀步入全盛時期,以及之後的日薄西山直至解散的過程。對於少年時曾對他們懷抱著迷戀和無限嚮往的我來說,無疑不是一個美夢幻滅的成長經驗。至今依然記得,當我努力想要從「Head Music」裡尋找一絲往日的感動而不可得,當我親眼目睹Brett在演唱會上用著嘶啞的歌聲硬撐全場時,那種不願意接受現實的痛苦。

而我熬過來了,儘管許多在心底被小心翼翼呵護的天真幻想都粉碎殆盡。

後來,Brett帶著Bernard Butler回來了。只是不再像從前那樣絕美驚豔,只是聲音沙啞了,只是甜美通俗了。
後來,Jarvis也回來了。只是不再是從前搔首弄姿的性感嫵媚,只是頭髮稀疏了,只是四十四了。

只是,老了。

誰不會老呢,對於他們,我並沒有半點苛責,也不再有所謂失望與否。但那不可遏抑的心碎,我想有人會懂的。

我總在午夜時分瞻仰青春的遺骸
你俊美蒼白的臉撫魅撩人的姿態
雖然風韻已不再我對你的愛依然
But oh
you broke my heart

獻給Jarvis Cocker和Brett Anderson。我依然愛你們。

P.S. 其實前兩個月Brett還發行了個人專輯,但考慮到可能會過於感傷,容我直接略過吧。